欢迎来到福建省民族与宗教事务厅
  今天是2018-08-21 星期二

一首传唱千年的畲族歌言—浅析舞剧《山哈魂》

发布时间:2016-08-29 16:03:47  信息来源:厅事业处、厅研究所、福建日报  点击数:3939

福建闽东是全国最大的畲族集居地,也是畲族传统文化保留和传承最好的地区,拥有畲族人口18.9万之多,占全国畲族总人口的1/4。畲族自称“山哈”,意为山中客人。山哈有位歌王,名为钟学吉。钟学吉(1855-1924)出生于福建宁德霞浦白露坑,十五岁被村人推举为“忠勇王传人”,四十二岁倡建畲族团体“山民会馆”,毕生致力于畲族歌言的采集、编创和传播,将汉族文学和畲族歌言巧妙结合,开创了“畲族小说歌”的先河。代表作有《高辛氏》《钟良弼》《末朝纲》等,部分作品被《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等收录,被后世尊为“畲族歌王”。畲族歌言自他起,由口传进入文字兼传时代,民间称道“有山哈的地方,就有钟学吉的歌。”

以钟学吉为故事原型的大型原创畲族舞剧《山哈魂》,展现了这位传承畲族文化的“王者”的传奇人生。清末民初,福宁府白露坑村畲族少年钟学吉被村人推举为“忠勇王传人”,汉族民间艺人“讲书伯”把毕生学艺传授予他。随师采风途中,钟学吉偶遇畲家少女雷秀丽,二人一见倾心,结为夫妻。乱世苛虎,民不聊生,“讲书伯”与钟学吉以歌为檄,愤起抨击时政,遭到衙役搜捕。为了保护歌本,钟学吉痛失恩师和爱妻。历经磨难的他,在乡亲们的深切关怀和激励下,重新站立,继续抒写歌唱,传承与坚守着畲族文化。

《山哈魂》由福建省宁德市畲族歌舞团创作演出,系国内首部以畲族文化为题材的原创舞剧。邀请文华导演奖获得者、北京舞蹈学院副教授靳苗苗任总导演,全国、省内优秀艺术家组成主创团队。创作历时两年多,组织艺术采风和专家汇总、论证数十次,融合了大量畲族传统文化元素,民族特色浓厚。《山哈魂》于2015年12月2日、3日在宁德艺术馆剧场首演,于12月7日参加第六届福建艺术节获音乐舞蹈杂技曲艺类优秀剧目一等奖及多项大奖。舞剧《山哈魂》对于继承和弘扬福建少数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展示福建少数民族文化的独特魅力,促进福建少数民族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全剧共设《半月情缘》《花开百合》《白露霜冷》《畲山凤鸣》四幕及序和尾声,融合了大量的畲族传统文化元素。美丽的畲族村落里,热情淳朴的畲族人民正举行着神秘的祭祀礼仪。序交代了该剧主人公钟学吉生活的具体环境和故事背景。悠远深沉的山哈歌言悠远深沉的山哈歌言,从远古传唱至今。少年钟学吉被族人推举为“学师传师”的文化传人,接下了传人的重任,也接下了族人的期待。汉族民间艺人“讲书伯” 更是把毕生学艺相授予他。

悠悠的歌声拉开了第一幕《半月情缘》的帷幕。畲乡三月,满眼是春,碧野田间,采茶女们辛勤劳作于茶山上,嬉戏打闹,笑声连连。她们将劳作的活力、收获的喜悦,融入到欢快的歌声中和轻快雀跃的的舞步里。绵长抒情的音乐响起,慢慢将观众引入主人公相识相知的故事中。青年钟学吉随师采风,偶遇畲家少女雷秀丽,二人倾心恋慕,两颗心慢慢走到了一起,清明谷雨般的爱恋,恰似畲家少女头上的那顶斗笠,几分俏皮可爱,几分娇羞欲掩,几分甜美难禁。两人纯真美好的爱恋得到了恩师的祝福,恩师与族人含笑如饴,见证着这对畲家男女的情深氤氲。

第二幕《花开百合》钟学吉与雷秀丽喜结良缘。多彩多姿的畲族婚礼,恰似五彩凤凰播撒祥瑞。“哭嫁”唱出了新娘对母亲与姐妹们的情深与不舍。迎亲的队伍热闹而又喜庆,偶尔的惊慌失措出卖了新郎激动紧张的心情。此时,观众可以看到“拦门”“喝宝塔茶”“抹锅灰”“会八仙”等生动多趣的畲族婚礼习俗。经历了繁复热闹的仪式,一对新人执手相望,眉目间满是日后一同经历风雨、共享快乐的坚定。洞房花烛衾暖,为民抒写情深,钟学吉告别新婚妻子、随师出行,翻山越岭、走村过寨。春花秋月、高山流水、风土人情,尽在他的笔端流淌吟唱。

当温馨的畲家小景落下了帷幕,紧张的乐声便将观众带到了矛盾冲突最为强烈的第三幕《白露霜冷》。光阴荏苒,乱世苛虎,恶吏横行,民不聊生。“讲书伯”与钟学吉愤起抨击时政,遭衙役搜捕。钟学吉舍身护师,鼓舞族人奋起反抗,奈何狂风肆虐。正邪之争,义薄云天。为了自由歌唱、为了保护歌本,“讲书伯”含恨气绝,雷秀丽为夫挡刀,花谢正红。此刻,人物性格在剧情冲突中得到进一步的深化和转变。第三幕在凄婉悲凉的歌声和钟学吉痛苦的呼唤声中缓缓结束。

第四幕《畲山凤鸣》开场,深受恩师殒命、爱妻离世打击的钟学吉如断翅哀鸿,醉卧酒乡,终日无所事事。族人们的心痛与悲怆暂且不能唤醒他心中的力量,唯有一顶斗笠让他恍惚间感受到了爱妻的归来。人依旧,情依然。钟学吉追逐着爱妻,宛如追逐着水中月、镜中花……但终是妻去梦醒,凭添惆怅。冥冥中,仿佛是妻将歌单叠放整齐放在案上,看到了歌单,钟学吉仿佛看到了恩师的教诲,爱妻的鼓励与族人的期待。这股信念与力量,犹如雪后阳光,激励着钟学吉从颓废中站起。而同胞送暖,歌言励志,让钟学吉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他不负族人扶持,致力将畲歌传扬。由他创建的“山民会馆”成为全国畲族同胞联络的枢纽,他的小说歌也藉此得以广传。

尾声,钟学吉倾尽一生,致力于畲族小说歌的采集、编创和传播,渐渐老去的他,循着深情的歌声,走进歌言深处……歌曼妙,人往来,畲族歌言如金凤展翅,从这里飞向远方。日月交替,鼓声又响,畲山深处,谁人又在歌唱?“歌是山哈传家宝,山哈歌言唱万年。”唯美的歌声中,《山哈魂》缓缓落下了帷幕。

声势浩大的阵容、精美绝伦的舞蹈、绚丽辉煌的舞美、张力十足的音乐和匠心独具的编排,以及《山哈魂》展现出的时代风云变幻,命运跌宕起伏,爱情葱绿凄美,民俗浓郁多姿,无一不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剧中的夫妻情、师生义、同胞血、民族魂,汇成一曲含泪播种、含笑收割的畲族歌言,任人浅斟低唱、引吭高歌,再现了畲族同胞忠勇、团结和刚正不阿的民族风骨。

作为舞剧,《山哈魂》自始至终都充溢着震耳醒目、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视听冲击,同时又高扬起一种民族性格的凝聚力和坚韧性。在音乐上,《山哈魂》采取了原生态畲族山歌与地方戏的曲调,加以改编和创作,塑造了各有特色的音乐形象,或凄美悲壮,或高亢激昂,或明丽轻快,或圣洁辉煌,融合了畲族特有的语言与习俗,以独唱、对唱、齐唱、无伴奏山歌等表现形式渲染情节所需的气氛。舞美和灯光也是该剧的亮点之一。逼真的舞台布景在灯光的辅助下,形成了新颖的视觉效果,构架华美却层次分明,变幻多彩而主题鲜明,许多场景接地气地体现出福建多山多林的特色,极大地满足了观众的审美需求。

《山哈魂》用坚定的节奏、壮丽的色彩讲述着一位歌者为传承民族文化献出毕生的心血的故事,故事的背后,正是一个民族不畏艰险、昂首向前的姿态。畲歌是山哈的精神文化,而畲族人民乐观团结、忠勇刚正的民族精神,正是山哈可贵、不朽的民族之魂。